藤原亮政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野尘军 > 正文内容

万圣节之鬼楼514_故事

来源:藤原亮政网   时间: 2020-10-16

  小夕把视线移到洛俊诗脸上,仔细看了看,似乎要好好记住她的样子,而后又看向杨宇,眼泪还是滚了下来,她伸手擦了擦眼泪,颤声道:“杨宇,还记得我们说过什么吗?我们说过,要爱着对方,哪怕是死去。。。”

  “嗤~。。。,好幼稚,活该被甩。”洛俊诗轻笑一声,道:“你该不会要告诉我,他把你甩了,你就活不下去了吧?”

  小夕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杨宇,神色凄婉,泪如雨下。

  杨宇闭上眼睛歪过头去,道:“都过去了,小夕,放手吧。你会找到比我更适合你的男朋友的,对不起。”说罢,他牵起洛俊诗的手开门走了出去,再也没有回头,甚至在出门前,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而洛俊诗则是回头向小夕作了个得意的表情。

  出门后,杨宇一句话也没说,闷头前行。洛俊诗心头一阵气恼,几步走到杨宇前面,扳过他的肩膀,阴沉着脸道:“干嘛闷闷不乐?你还想着她对不对?”

  杨宇心情有些烦闷,他刚要说话,却忽然从走廊头的窗户那看见一个白色影子猛的坠了下去,背后的天使翅膀无力的随风飞扬,“砰”的一声巨响,接着从楼上传来一阵惊呼声,“有人跳楼了!”

  杨宇心头一跳,该不会是。。。?他甩开洛俊诗的手,猛地朝楼下跑了出去。

  就要出楼道口了,杨宇加快了步子,他心头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口中念叨着:“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可现实总是事与愿违,眼前躺在血泊之中的,正是一身天使装扮的小夕。

  此时的小夕趴在地上,身体扭曲成一个怪异的姿势,面向侧方,口中不断涌出大口的血沫,原本清纯的脸上溅满了血滴,那些血滴又沿着面颊淌下,在脸上划出一道道刺目的血痕,她的眼睛死死盯着向她跑来的杨宇,身体不住的抽搐,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又是吐出大口的血沫,天使装背后的翅膀也被摔得变了形状,如一块破布般垂在身侧,随着身体的抽搐不住的抖动。

  “小夕!小夕!为什么要这样!我不值得你这样,小夕,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到。。。”杨宇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几乎是血肉模糊的小夕,脸色煞白,手脚不住的颤抖起来,不知道是吓得还是别的什么。

  514的窗户挤满了往下看的人头,却没有人说话,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许久,一个女生尖叫一声,接着人群爆发出一阵杂乱的尖叫,夹杂着杂乱的脚步声,大部分人都往楼下跑了下来。

  小夕的眼睛瞪得很大,几乎要突出眼眶,她死死的盯着杨宇的脸,眼中神采渐渐逝去,瞳孔扩散开来,身体慢慢的停止了抽搐,最终,眼中最后一丝生气也消失不见,瞪大的双眼却始终看向杨宇的方向。

  小夕死了!杨宇的脑中嗡的一声,她死了,因为自己的自私,她死了!杨宇胸中一阵绞痛,脑海中一片空白,他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任国内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何声音,此时的他,已经彻底乱了方寸。

  很快,尸体的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大家议论纷纷,指指点点,眼神不住的在杨宇与小夕及随后赶来的洛俊诗身上流转。

  洛俊诗面色惨白的看着血泊中的小夕,只觉得腹中一片翻江倒海,她强忍住不适感,歪过头去,口中犹自强辩:“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说说,谁知道她会自己跳下来的。”

  刚说完却忽然觉得周身一冷,转头一看,不禁心头狂跳,寒毛倒竖起来,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双腿打摆,竟软软的歪倒在地,原来,不知何时,那已死去的小夕竟将划满血痕的脸转向了她的方向,咧开嘴角,那已经没有神采的眼睛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幻觉!一定是幻觉!洛俊诗猛的摇了摇嗡嗡作响的脑袋,双手捂住双眼,从指缝中看出去,还好,小夕还是原来的样子,那,刚才真的是自己的幻觉吗?一想到刚才小夕满脸刺眼的血痕与咧开的嘴角,洛俊诗顿时感觉头皮一阵阵发紧,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赶紧往后蹭了几步,人多的地方至少多少有些安全感。

  一阵冷风吹过,带起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这时,几名闻讯赶到的老师纷纷赶来现场,他们驱散了围观的学生,校医上前探了探小夕的鼻尖,摇了摇头,直接掏出电话报了警。

  不多时,呼啸的警车与救护车来到现场,拉起警戒带,勘察现场,拍照,询问了几个目击的学生,然后将尸体装进尸袋抬上救护车,离开了学校。当然,杨宇和洛俊诗作为当事人,也随着警车来到了警局,随行的,还有一个李姓老师。

  第二天,李姓老师独自回到了学校。杨宇由于受了不小的刺激,精神有些错乱,已经被转到精神病院。而洛俊诗则是直接由她的父亲为她办理了休学手续。

  几天后,警方公布了案情,确定为自杀。洛俊诗与杨宇并没有因此受到牵连。可这件事却在学校被传的沸沸扬扬,并且被传出了各种不同的版本。甚至有人说,小夕死后变作厉鬼向杨宇和洛俊诗复仇,把杨宇吓成了神经病,洛俊诗也受了不小的惊吓,此时正躲在家中,不敢出门。呵,好事之徒比比皆是,当真是人言可畏。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这件事也慢慢的被人遗忘。只是当时那514表演大厅却始终紧锁,自从小夕从这里跳楼后,这里便成了禁区,鲜有人至。

  时光飞逝,转眼间两年过去了。洛俊诗通过父亲的关系顺利的拿到了毕业证,此时正好整以暇的坐在自己卧室床边的电脑前,悠闲的品着咖啡,浏览者网页。平心而论,洛俊诗也算的上个美人了,高挑,凹凸有致的身段,细致的皮肤,特别是那双如勾的媚眼,再加上丰厚的家境,标准的白富美。

  洛俊诗的卧室门上贴着些鬼画符似地符纸,对此她有些不屑一顾,可她的父亲却执意将那些符纸贴在门上,并严令她不许出门,就连一日三餐都由保姆专程送到屋里,对此,她也颇有些微词,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被禁足,唉。

  洛俊诗不断的滑动鼠标滚轮,她的眉头紧紧蹙起北京看癫痫病去哪好,不知道杨宇怎么样了。听说他成了神经病,被送到了神经病院。自那以后,便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洛俊诗摇了摇头,呷了口咖啡,浓涩的苦香味令她提起了些精神,她伸了个懒腰,刚要站起来,却发现邮箱内有一封未读邮件。

  ------------------------------

  “洛俊诗女士:

  谨邀请您于xxxx年10月31日晚参加本系联谊化妆舞会,届时将有神秘人物登场,期待您的到临。

  地址:云城大学艺术楼414表演大厅”

  -------------------------------

  化妆舞会?洛俊诗不禁想起了两年前的那件事,也是万圣节,也是艺术楼表演大厅。是巧合?洛俊诗歪头想了想,或许真是巧合。自从那件事后,她已经好久没有出门了,事情过去了,是该好好放松下了。神秘人物?呵,我倒要看看怎么个神秘法。

  她转身来到卧室门前,歪着头看了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符纸,长出一口气,伸手将那些符纸尽数撕下,在开门的那一刹那,忽的一阵阴风拂过,洛俊诗只觉周身一阵发冷,她回头看了看卧室里大开的窗户,伸了个懒腰,走出了卧室。

  屋外天空晴朗,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身上,洛俊诗眯起了眼睛,好舒服。待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家房屋上方竟罩着一团乌云,阴沉沉的压在屋顶,奇怪,这么好的天气,怎么会有乌云?管他呢!洛俊诗转过身,大步朝门外走了出去,她要去买副面具,万圣节舞会,怎么能没有面具呢?

  此时的洛俊诗若是回头会发现,屋顶的那团阴云竟渐渐的化作一张脸的形状,突出眼眶的眼珠子,狰狞的的表情,上翘的嘴角,正露出一丝诡异的冷笑。又是一阵阴风吹过,那张脸随之被风吹散,飞向洛俊诗的方向。洛俊诗缩了缩脖子,好冷!她抬头看了看头顶明晃晃的太阳,露出狐疑的神色。

  约定的时间转瞬即至,晚上9点,洛俊诗如约来到了学校。两年未见,眼前出现的全都是新面孔,校园倒是没什么大的变化。她轻车熟路的来到艺术楼下,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出入的人少了很多,那件事虽然过去了,可这里对学生来说仍然是个不吉利的地方,没什么事的话,很少有人来这里。

  据说,曾有上完晚自习的同学经过这里,见过有个白色的身影坐在514表演大厅的窗口,于是这里在学生的眼里俨然已经成了鬼楼。

  月黑星稀,洛俊诗独自一人走在艺术楼的楼梯上,奇怪,今天是化妆舞会,路上怎么没有遇到人?难道他们都已经上去了?自己不过去祭了下五脏庙,回来这楼梯上就已经没人了。

  414,就这了,洛俊诗伸手推开了门,顿时一阵嘈杂的声音迎面而来,呵,好热闹。洛俊诗本来就是个爱热闹的人,在家里憋了这么久,终于要好好的放松下了,她很快便融入了舞池之中,并且很快成了舞池中最瞩目的焦点。

  洛俊诗徐州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闭上眼睛,脸上露出很享受的表情。她深吸一口气,却忽然嗅到了一丝淡淡的奇怪味道,甜甜的腥味,很淡,却很很容易被分辨出来,如同清水中那一抹淡淡的嫣红,这是。。。?

  洛俊诗睁开眼睛,抽动着鼻翼循着味道传来的方向看过去,一个身着白衣的颀长身影,面上覆着半脸面具,正慢慢的向她走来。好眼熟的身形,衣着,甚至面具,除了那嘴角诡异的冷笑。

  “你来了。”连声音也很熟悉。

  “你是。。。?”洛俊诗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对方问道,不知怎么,她的心跳竟有些狂乱起来,仿佛失了节奏,莫名的心慌。

  “呵呵,怎么,你不认识我了?”他轻笑一声,嘴角却看似有些僵硬,“我是杨宇。”

  怎么可能!洛俊诗陡然瞪大双眼,“你,你不是。。。?”

  “疯了是吗?”对方再次轻笑一声,“我已经出院了,就在去年的今天。”他弯腰稽首作绅士礼道:“美丽的洛俊诗小姐,不知作为你男朋友的我,可否有幸邀您共舞?”

  “我。。。”洛俊诗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声音,身形,面具,衣着与两年前今天的杨宇一摸一样,可为什么自己与他靠近的时候,心头会有种不安的感觉?还有那种奇怪的味道。她的心跳不自觉的突突狂跳起来,几乎要跳到嗓子眼了,就连气息也变得粗重起来。

  对方直起身来,嘴角依然噙着淡淡的笑意,眼底却有着隐隐的红色。他伸手抚上脸上的半脸面具,道:“今天是化妆舞会呢,你看这面具,是不是同两年前的一样?我记得那时候,还是你送给我的。那么,你的面具呢?那副鬼面,哪儿去了?”他的声音好像带着回响,好像置身于一个空旷的封闭空间里,声音四处回荡。

  静,为什么会如此寂静!洛俊诗四下一看,不禁浑身寒毛倒竖起来,刚才还人声鼎沸的表演大厅内,如今却是空空如也,只剩下自己和眼前的自称是杨宇的怪异男子。怎么回事?人呢?她不安的四下望去,这里,怎么好像跟刚才不太一样了。

  暗淡的窗户,布满灰尘的地板上清晰地印着自己的脚印,杂乱却依然可以看出来,这里,只有她一个人的脚印。刚才,这里的那些。。。人呢?她转动有些僵硬的脖颈,看向杨宇的脚下,不禁又是被惊出一身冷汗,连头皮都一阵阵的发麻,天呐,他的脚,是悬空的!

  洛俊诗的手脚开始不自觉的哆嗦起来,巨大的恐惧感充满了她的整个意识,鬼!眼前的杨宇是个鬼!她强拖着发软的双腿慢慢向后挪动,睁大的眼睛死死的看着杨宇,生怕一眨眼他就会扑到自己眼前,而杨宇则是冷笑着看着洛俊诗一点点后退,并没有要阻止她的意思。

  洛俊诗的后背已经碰到身后的门了,她心中稍微安定了些,伸手从背后摸索着打开了门,猛的转身朝门外跑去,谁知却忽然被门槛绊倒在地,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头顶惨绿色的安全灯照射之下,那串同样被映的发绿的数字登时让她寒毛再次倒竖起来,514!这里是514!小夕跳楼的那个514长春成方癫痫病医院好不好!!!

  洛俊诗终于忍不住尖叫了起来,充满恐惧绝望的尖叫声登时在走廊中被折射出阵阵回响,感应灯也随之亮了起来,她想要站起来,双腿却没有一丝力气,整个身体已经被冷汗浸透,被不知从哪儿刮来的风一吹,冷的刺骨,恍如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

  她低吟着不住的向后挪动,手臂却触到了一片粘稠,她颤抖着抬起手臂,在明晃晃的感应灯照射下,她的瞳孔再次剧烈的收缩,那片刺眼的殷红正随着她抬起的手臂缓缓流下,顺着手肘滴落,发出滴答的一声脆响,血!(鬼故事:/)

  洛俊诗不敢回头,她似乎能感觉到身后那道不怀好意的视线,正看的自己后背一阵阵的发毛,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她猛地朝前爬去,再次爬进了514表演大厅之中。她的口中发出阵阵呜咽,却不敢大声呼喊。她死死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睁大的眼中写满了恐惧,眼前,正是那一身白衣,半脸面具,悬浮的杨宇。

  “不跑了吗?”杨宇依旧面带笑意,他伸手揭下脸上的面具,呈现于洛俊诗眼前的却并非她所熟悉的杨宇那张英俊的的脸,面具下的半脸一片血肉模糊,没有半点皮肤,那一条条的筋肉好似蚯蚓般蠕动,眼底一片嫣红。从眼底渗出的血划过下半边完好的脸,好似爬过的血蛇,蜿蜒曲折,触目惊心。

  “怎么样,我的面具好看吗?”杨宇依旧是满脸笑意,只是那狰狞的血脸看得洛俊诗心惊肉跳不止,她死死的捂住眼睛,不敢再看,口中喊道:“不要过来!求你,不要过来!”她的神经几近癫狂,再也受不了半点刺激。

  “该走了呢。”杨宇幽幽的道,“其实,今天想要见你的不止是我,你说对吗,小夕?”

  洛俊诗心头再次猛的一颤,小夕,是她,那个跳楼而死的女孩子,因为自己当众抢了她最爱的男朋友。洛俊诗至今记得自己当时所说的话---“幼稚,你该不会要告诉我,他把你甩了,你就活不下去了吧?”她颤巍巍的睁开眼睛,是她!那洁白的天使装,满面刺眼的血痕,怒睁的双眼,眼中无穷的恨意。

  “啊~!!!!!“洛俊诗用尽全身的力气再次发出一声尖叫,她猛地站起身来转身跑去,却发现眼前不是那刚才打开的大门,却是明晃晃的玻璃窗!她连忙止步,身体却由于惯性前倾,双手伸出撑住眼前的玻璃,堪堪稳住了前行的身体,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背后却传来一股巨力,玻璃应声而裂,咣啷!随之响起的,是绝望刺耳的尖叫,惊起夜栖于树的夜鸦,纷纷惊叫着振翅飞向夜空。

  随着砰地一声巨响,惨叫声嘎然而之,514窗外,两道白衣身影相偎着悬浮于空中,冷冷的看着血泊中抽搐的洛俊诗。

  从此,艺术楼又有了新的传说,514表演大厅再次成了禁地。接连三年万圣节,接连三条人命。第一年,小夕因情事坠楼;第二年,本应在精神病院的杨宇却被发现死于楼下,死于坠楼;第三年,被禁足家中的洛俊诗,却在这里坠楼身亡。学校不得已,只得封闭了艺术楼。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ixnmv.com  藤原亮政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