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亮政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折射面 > 正文内容

风和月_故事

来源:藤原亮政网   时间: 2020-10-16

  ------引子

  爱真

  不关风和月

  真心情

  留在记忆里

  真话语

  写在无字的书里

  记录在这里

  只为了将要忘却

  就象那只蝉

  不管晨昏雨晴

  一路餐风饮露

  踏着轻盈的步履

  停在你窗前的高枝上

  就为唱秋的清音

  看风垂的幕帘

  映楚楚的云鬓

  妖妖的媚影

  ------相悦

  轻纱一样的薄雾,将早晨的景物,遮得蒙蒙胧胧若隐若现。我踩着青草上的露水,走在这少有人踪的山路上。山地里油菜和麦子已经收获,只剩下一些低矮的树丛,虽然路很熟,还是觉得荒凉,且山路还在坟岗间蜿蜒,时而有惊飞的鹧鸪,猛地扑楞翅膀的声响,心里着实有些胆怯和心慌,我加快步伐,一路小跑,靠近前面一个路口,隐约见到有人过来,步履轻快,着单薄的秋衣,就像风一样飘飘地突然来到前面,还向我招着手。

  想不到这么早,在这里能遇上她,她叫月,我们班上很安静秀气,也很羞涩的姑娘。她挎着一只小竹篮,我问她这么早去做什么,她指指前面不远的地方,说那里有野莓子,我也知道那里有一大片的野莓子,她没邀我同去,我竟就跟着她一起去了。

  那里离山路有一点远,在山凹里,知道有野莓子的人不多,就是知道的小孩子也不大敢去,四下里都是坟堆,梅家里在那处有一块山地,她熟悉那地方。我们俩边走边说,一路欢快地追逐着跑过去,没几分钟就到了。

  莓子有一大片,莓子的?蔓上都是刺,我们小心的摘着,一会就摘了大半篮,有时月摘到大的就塞到我嘴里,让我尝尝,还问我甜不甜,当然甜,她有时也尝一口,看着她喜滋滋的,时不时还甩甩两根小辫子。

  很快,篮子就满了。她准备回家,我也要去两里地外的姐姐家。

  由于时间还早,她建议玩过家家。这是小孩子玩的,我们已经初一了,还玩这个?见她很有兴致,还招呼我吃莓子,我就随她答应了。她用莓子当饭,莓子的叶当菜,分了两份,我们就假装吃饭了,莓子甜甜酸酸的,很好吃,当菜的叶子不能吃,我就用叶子当碗,也很不错,一会儿她往我嘴里喂,一会儿我往她嘴里喂,两个大孩子玩这个,也还算有趣。

  一会儿饭就吃好了,她让我装着吃好了睡觉。地上草尖和土疙瘩,让我无法躺下,她抱来几把麦秸垫着屁股坐下,让我枕着她的大腿,软软的暖暖的,她像大人一样念叨着,哄着我,哄着哄着她也躺下了,还伸开胳臂让我枕着,继续哄着我。搂着我睡到她怀里,我觉着她怀里香香的软软的热呼呼的。早上有些凉,搂在怀里很舒服,真的有点迷糊想睡。她念叨着宝宝吃奶了,听着好像她占便宜,一下子要做我妈了,我不愿意,睁开眼睛,她已经把奶头顶塞进我嘴里,白花花的怀里两个胀鼓鼓的奶子几乎捂着我的脸,我好紧张,她抚摸着我的头,让我吮一口,我想一手撑起透口气,不小心抓着了她另一个胀鼓鼓的奶子。趴下,我很听话地趴下,趴在她身上,一边吮着,一边轻轻地摸着她的奶子,这时才看清,月很漂亮,白嫩肌肤滑滑的,露出的奶头顶像莓子一样红,脸也红扑扑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月已经敞开了怀,我有些慌也有些羞。因为这样近,先前喂她吃莓子时,偷偷看过她鼓胀的奶子,从领口和扣缝里隐约看到一点点。她像知道我的心思,看都看了,这里没人晓得,我似乎心也定了些。抓得更紧,恨不能咬她一口,她拍了一下我的背,让我轻一点,搂得我更紧了。她坐起来抱着我,笑嘻嘻看着我,让我亲她的嘴,她一笑还带着俩小酒窝,两个鼓胀胀的奶子还上下跳着,让她抱着,很快活搂着她,亲她的嘴,有莓子的清香还有一丝丝甜,碰到她舌头还有些痒痒。

  似乎有一只兔子窜过,划动枯草的声响,我循声望去,在不远处正怯怯地看着我们,这时,雾已淡了,对面山岗隐隐能见人影,我有些怕,怕让大人看见。我劝她当心冷,她将上衣整一整,将钮子都扣上了,起身拍身上的草屑,拍不掉,索性脱下用力抖,一边抖一边轻声问我,是莓子好吃,还是奶头顶好吃,我说莓子甜,大莓子特别甜。她嘟着嘴扭了扭腰跺了一脚,像大人一样骂了我一句,没良心的。见她白白胀胀的两个上下跳动的奶子,我忙改口道,奶头顶很香,软软弹弹的,我好喜欢。她似乎没有生气,把我拉近,示意继续喂奶,让我舔她奶头顶,我一边摸一边舔,逗她痒痒。等她收拾好起身,拎着草莓,说要回家了,我就跟着往回走,我从篮子里取了一颗莓子,放在嘴边吮,问以后能叫她莓不,她说可以,但不许让别人听到。

  回去的路上,她说她喜欢我,今天的事是两个人的秘密,不能让别人晓得,我一路帮她摘头顶上的草屑,一边说我也喜欢她,等我长大了要娶她,她咯咯地笑,我说真的,她也帮我拍拍衣上的灰。

  雾散尽了,日头已高,我来不及去姐姐家吃饭了,索性就不去了。她问我回去怎么跟大人交代,我就说路上遇见邻村的几个同学,一起玩过了时间。分手后我径直就回家了,妈妈见我浑身脏兮兮的,以为我在外与人打架了,但见没伤没痛,也就没多问。

  好长时间,我都忘不了月的影子,有时梦里还觉着她搂着我。好多次上学时,我都门口候着,见她在路上,我就出门,想赶在半路上遇到她,把我想她的事告诉她。

  偏巧没机会单独在一起,有一次遇上了,那天是端午,我从书包里,拿出两只杏子给她吃,她只肯吃一只,另一只非让我吃了。本想对她说我想她,到了嘴边又咽下。

  有一次我问妈,月好不好看,妈说她好看,我问以后我能不能娶月做老婆,妈说等你长大了,月和你都考长大学了,去跟月的妈妈提亲。原来要娶月,还要这么多条件,我没敢说我答应过娶月。这一年读初二,我和月在班里成绩都很好,但不知道月还愿不愿让我娶。我得候机会问问她。

  ------(Meiwen.com.cn)相许

  初三那一年,三天两头地大考小考。我倒不烦考,考试成绩下来,不管那门课,都在前几名,心里有几分得意。有时会为月的成绩揪心,她老有几门课的成绩忽上忽下的。

  一天晚上月和她妈一起来我家,月与我妈说,有题目要我帮着解,说完月就和我去房间里做功课了。

  月来问两道几何题,我帮着一步一步解,月说这其中一步,她怎么也想不到;我说解几何题,就像走路遇上河,要不找座桥,要不就找个渡船,这条辅助线就好比那座桥

  。月说,我也想找,就是找不到。月还问我,有没有解不出的题,有呀,有时老师课没讲清楚,题目当然做不出,我重新看一遍书,题目就做出来了。月疑惑,问我是不是吹牛,我反问,你几时听过我吹牛?

  我老想问月一句话,这回逮着机会了,我悄悄问她喜不喜欢我,她答:你呢?我点点头,她也点点头,我看见她两眼水汪汪的,似乎有点坏坏的笑。

  我们功课做好了,就一边闲聊,一边听着隔壁大人,在说些家长里短。

  大人夸我们的话,我们听得格外清楚。

  你家风聪明,个子也长高了,老姐姐真有福啊,摊上这么个好儿子,将来准能上大学。

  你家月不光脸蛋好,模样也好,你瞧瞧,两根长辫子,又粗又黑的,屁股大奶子又圆,有福气相。

  我不晓得妈这番话算不算夸奖。

  月捂着嘴怕笑出声来。我觉得很对不起月,妈后面两句说得那么粗。我轻声问月,你愿意嫁给我吗?她抿着嘴狠狠地点点头,还说:要等以后,我接口:我也没癫痫病人不能吃什么药?说就现在,她羞嗔地在我手腕上揪了一下。我拉着她的手,附在她耳边说,你比我妈说的还要好看。

  大人们聊得差不多了,月妈在隔壁大声问月,题目问好了没有,我和月都应声出来,说题做好了,月和她妈准备回家,妈让我送送她们,月妈拎着一小篮东西,连声说多谢。我只送了没几步,月妈说外面凉,让我回去,我与她们母女作别,月不停回头示意我快回。我目送她们转过村巷的拐角。

  因为天晚,父亲从后面赶过去,送她们回家,只有里把路,父亲没多会就回来了。

  妈告诉我月妈送来一张月饼,明天中秋家里有月饼吃,妈也回了礼,送她家十枚鸡蛋,难怪父亲回家拎个空蓝子。

  月光下,月瘦长的个,束两个长辫子,转身挥手间,那身形,远比妈说的好看。我晓得她心里还有我,真开心,我像过电影一样想着月的好,晚上很晚才睡着。

  过了两天考数学,我交卷时,忘记写姓名。点评时,老师点名批评了我,说我骄傲,如果不改正,骄傲是要摔跟头的。下课时让班主任叫到办公室,严肃地说,下学期就要中考,要心无杂念全身心用在迎接中考上,月也在办公室,让我向月学习,月的成绩进步很快,这次数学考了第二名。严格来讲没有写姓名是要得零分的,鉴于我认错态度好,数学考试多扣两分,仍保留第一名。上课了,我和月从从办公室出来,我心里有点怨,月问我怎么了,我说这两天晚上很晚才睡着。月在我背上拍了一下,说没事的,明天就好了。我们进教室,大家见我俩并肩一道跨进教室,都笑了。我俩都一脸茫然,莫名其妙。

  月在我背上拍一下真管用,晚上很早就睡觉,竟也睡得香。

  有一天中午全校的人都去离学校不远的供销社看热闹。同学拉我一道去了,那走廊的墙柱上用粉笔赫然写着:某风和某月谈朋友,描得又大又粗。不知道是哪个同学做的恶作剧。我看过就往回走,半道上遇见月,她问我:都去看什么,我告?她,写的是我们俩谈朋友,我怕她介意,问要不请人给擦掉。月说:我们不用谈也是朋友,随它去。她就跟我一道回教室了。上课铃响了,教室里就我们俩,看来老师也去看热闹了,我俩相视一笑。过了十多分钟,大家陆续进了教室,这堂课我只听老师大声叫过几次安静,周围的同学都在窃窃私语,我什么也没听进。

  很快初中三年就过去了,月和我,还有其他十位同学一起考上了高中。那年头考个高中,比现在考大学还难。

  ------情祭

  那年初夏,一个周六,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月半路上等我,让我帮她拎东西,还拉拉我书包,示意我走慢点,我懂她要单独与我说话,一会就与其他同学分开了。她似乎有心思,我问她有什么事,她呑呑吐吐,什么也没说,我以为她预考成绩不满意,我劝她即使今年考不上,明年还可以考。她问我,要是我考上了,她没考上,我还要她吗。说什么呢,我们不早就说好了吗,我知道她懂我,约她等莓子熟的时候,一起去摘莓子,再去后面山上登高看风景,她似乎不悦,没有应我。

  她从书包里掏出一本诗集给我,说:给你看过,你喜欢,就送给你了。我高兴地接受了她的馈赠。集子重新包装过,还精心做了四个角,有点像四颗心。

  “你说人家翻译得不好,你翻几篇给我看看。”后面这句似乎是埋怨我,我已经好久没给她递纸条了。

  不是怕影响你考试吗?

  月说:不是那个意思,真想有一天你能重新翻译这本集子。

  我已选了理科,这个看来没希望了,等考完试,我自已写,写给你。

  她说想去看莓子开花,问我愿不愿陪她同去。我答应了,说好次日吃好中饭就去。我知道那里是我们共同记忆里,最美好开端的一页,莓子是我俩品尝过的最美的果实,虽然有点酸涩。那地方,去年踏青看油菜花时,我俩还去过,满坡的油菜花,间隔着绿油油的麦子,看着也很舒心,风吹起的麦浪,象绿绸子滑过一样。月散开头发,让风穿过,张开双臂向我奔跑过来,那浴风的样子,印在我脑海里,到现在还是一幅清晰的画面。那片莓子开白花,很小,不起眼,在苍绿的叶间,缀得象星星,想到莓子熟了的季节,心里甜丝丝的。

  月一路上,话很少,我想她肯定有心思,想找个地方与我聊聊,临分手时,我说:莓,明天早点去,她爽快地应了。

  次日中午,我们来到那个凹地里,莓子花开着,油菜己结子,麦穗已很饱满,地上还有我们叫不出名的花,更有几株金色的百合,还有几丛银色的百合。我们一起采了很多,金色的花晒干了就是黄花菜,我们连枝干一起采,我采的比她多,我编了一只金银交错还缀满彩色小花的花冠,给月戴上,月美极了。月也给我戴了一顶,她咯咯地笑,看来美不到哪去,我还是欣然笑纳月给我的。

  我们很开心,在那片充满生机的山坡地里追逐嬉闹,偶尔见到熟人,也去打个招呼,我们不再怯大人的眼光,我们已被周边的人认可,月以沷辣著称,我以疯显名,但待同学都十分友好,乐于在学习上帮助同学,待大人也彬彬有礼。同学大多是以羡慕的眼光看我们,邻里也多报以赞许。

  那天太阳很热辣,我们坐在树荫下休息时,月向我诉说了痛苦,她家里要让她嫁人,不是嫁给我,我一下子瘫倒,月急了掐我人中,见没用,将我翻过身,猛拍我背脊,我哎呦一声,问她干嘛打我,

  月说:你刚才怎么一下就瘫倒,

  我似乎觉得心口痛,

  月说:我又没答应,我跟他们说非你莫嫁,

  那你干嘛吓我,

  月:你这么不经吓,

  别人吓我,我从来不怕,我就怕你,

  月:那你怕老婆了!

  月自己承认是我老婆,我心里比蜜还甜。

  我还没娶你呢?

  月:你什么时候娶我呢?

  我今天就娶你,免得让别人抢去,

  月笑得很开心,很放松,似乎她已经是我的女人,我也要定了这个女人。

  太阳就要落山了,热浪也减退了。天空漂过的云,都被霞光染红。我盯着一片云霞对月说,那像不像红帐子,她说:象!

  红帐子里躲着两个白胖子,你猜,

  什么白胖子,什么白胖子,她乘机拧我。

  我说:红帐子没了!

  这时刻的晚霞瞬息万变,我们专注晚霞的目光,似乎都陷入了沉思。

  渐渐天空变得湛蓝,稀疏的星点已闪烁,月亮渐渐爬上了树梢。已近满月,虽不十分圆满,但红润的月色,给我们十分的温馨,我们以天地为证,以星月为伴,听风轻呼,听树轻唤,听虫鸣,听栖鸟鼓舞,浸入了爱河,举行着我们两人的婚礼。以天当房,以地作床,进入了硕大无比的洞房。

  彻夜未眠,却恍惚入梦,月尖叫了一声,接着就轻声唤我,我应和着月,畅快淋漓,相拥颠覆,还不自禁地象狼一样,长嚎了一嗓子,月在我背上拍了一下,嗔道:你想招狼呀?

  月亮也下山了,天快亮了。月说:这地已让你犁遍了,快休息一会吧!我搂着月一会就睡着了。次日清晨,月叫醒了我,我帮她拢了拢头发后就各自回家了。

  妈问我:怎么没去学校?

  我说:从学校回来拿本书。

  妈说:有人看见你和月昨天往山岗北面走了。

  我说:我们绕道去山后看风景去了,那边去学校路好走。

  旁白:

  虽一时遮掩了过去,但事情引起的风波已经开始孕育了。娘心疼儿子,看他像没睡醒的样子,让他吃好早饭睡一觉,下午去学校,他睡得很死,中午被叫醒,吃过午饭,稍休息后,给月写了一首诗(这是受诗集上一首诗的启发改写的),写好诗,觉得有点昏昏沉沉,下午也没去学校。郑州有几个癫痫医院p>

  那首诗的标题是:爱你永远

  我梦里无数次,变着花样爱过你,

  仿佛不止一生一世。

  今天我用心,以热情的诗,

  作为花冠,给你珍重地戴上,

  爱你生生世世。

  不朽之恋的传说,

  似乎已经降临。

  你披着灿烂星光般的衣裳,

  穿越朗朗月夜,天仙般的你

  已来到我的面前。

  如今你我倾尽了几世的爱,

  颠覆了无数喜悦和痛苦,

  你我被天地包容,

  被月光照彻,

  被天籁和鸣。

  你我彼此的倾注爱慕,

  流着相遇时羞怯的甜蜜,

  也浸着别离时苦涩的泪水,

  我们已心心相连难离难弃,

  多么希望我爱你永远。

  落款:棘,日期是那个周一

  他们俩人婚礼的大幕就此也就落下,但故事还在继续。

  ------疯癫

  风叙述:那天我觉得很怪,几个同学见着我就躲开,还有人似乎背后在说着我什么,我问同宿舍的梁,发生了什么?梁一五一十的说给我听,月好久没来学校,已经嫁人了,嫁到某同学的村上,某同学昨天才吃的喜酒。再后来我什么也没听见,后来家里人转述:我当场昏倒,老师把我送去了医院,我过了几天,是让父亲从医院接回去,那段时间的很多事,我到现在也记不清。

  那一季,同学、邻居和家人,都知道我疯了。我还听小孩在我后面直呼花痴,花痴,久了,我也不在意了。

  有一天,我好像听见月在说话:

  没有过不去的河,即便没桥,总会有摆渡的船。

  好熟悉的声音,是月,月来了,我往身后张望,

  妈一旁说:月来看你。

  月问:好些了吗?

  妈说:有时还犯迷糊。

  好久没见到月,我问月:学校里课紧不?

  月在我背上拍了一下,怪我道:就要考试了,还不晓得醒啊!

  我才恍然,原来我生病了,已耽误了考试。

  风关于这段时间的记忆很不完整。通过其他人了解到当时的一些情况。

  去月娘家问过一些老人,都知道这事,但不肯说什么,有位八十来岁的老爷爷,哎了一声,开腔了:

  那姑娘从小就泼辣,胆子也大,爱那疯子,爱得要死要活的;那姑娘也聪明,是块考大学的料,可惜硬让家里人逼成那样。还好,生了个丫头考上了大学,跟她老子一样也考了重点大学。月姑娘有良心,回娘家总要去看风妈,当娘一样孝敬,丫头上小学那年,就过来认了爹爹奶奶,前几年,风带着城里的老婆孩子回来,两家人都聚在一起,都好得不得了,借月姑娘的光,还请我去吃饭,那天到场的人都收到了红包。风临走,还再三谢我那侄女婿。

  老爷爷知道的还真不少。蕾告诉我们,这位是她叔外公,从蕾那里还了解到:蕾一岁多了,她妈见养父人好,答应一起过日子,但没有生育。她妈在村上也是出了名的好女人,待公婆好,做事得体,讲情讲理,邻里间遇上什么事,只要请到她出面,准能息事宁人。蕾很自豪地说:她妈在村里是最有文化的人!

  蕾说:

  妈对养父更多是敬重,对风爸才是真爱。小时候给我讲起风爸的故事,会滔滔不绝,有时会伤心落泪。鼓励我读书,也拿风爸作榜样,说她也是照风爸说的做,初二就学会自学,成绩就一下地超过了其他同学,就超不过风爸。

  养父知道妈心里装着风爸,让着妈也敬重妈,养父视我如已出,我们一家人也很和睦幸福。

  很疑惑,蕾叫自己的父亲风爸,蕾说:刚懂事,就听妈妈讲风爸的故事,风爸在我心里是个少年英雄,稍大点就问风爸是谁,妈告诉我,风爸就是我亲爸。妈妈告诉我见到亲奶奶时,说到风爸要叫亲爸,怕亲奶奶伤心。有一次去看亲奶奶,不小心说漏了,亲奶奶伤心地说,这个疯子还没醒,也不晓得来认你们娘俩。我以为亲爸就象风一样,来无影去无踪,有时在梦里会跟我说话。

  从亲奶奶那里晓得,亲爸是想我妈想疯了。

  在读小学那年,妈告诉我,风爸在城里成了家,娶了一个漂亮的城里姑娘,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失落,扑在妈的怀里,伤心地落泪。妈劝我:风爸一个人在城里,也需要有人照顾,也该成个家,风爸不成家,你亲奶奶也不放心,也要伤心的。风爸没

  来看我们,你难过,是吧?

  妈妈猜透了我的心思。妈把风爸发疯的事一五一十地说给我听。风爸那次疯得厉害,等病好了,妈怀上我的事,也让家里人瞒着他,怕他受刺激引起旧病复发。

  妈告诉我:他们俩打小就要好,初三那年,让老师批评过,说中学生不许谈朋友,妈与老师说他俩没有谈朋友,只是好朋友,平时只是交流学习上的事。妈说:他们恋爱,是双方父母都默许的,他们俩更多的心思放在学习上,成绩都很优秀。

  因为家里穷,舅舅岁数很大了也成不起家,有亲戚介绍,说能与周家换亲。就在风爸和妈准备高考的那一年,外婆去亲奶奶家商量退亲,亲奶奶回了:如果两个孩子同意,我们没意见。外婆碰了一鼻子灰,回家问我妈,我妈也一口回绝。那时农村还兴父母包办婚姻,重男轻女思想很严重,为了舅舅的婚姻,家里决定毁约,这个约是风爸与妈的私约,两家大人只有口头应允,算不得婚约。妈能够抗争的只有死或与风爸一起出走,这样又怕毁了风爸的前程,思来想去,妈想到与风爸生米煮成熟饭,让周家死了这条心,后来妈与风爸就办了一场只有两个人,让天地作证星月作伴的婚礼。

  妈回去把这件事跟外婆说了,舅舅也去他两办婚礼的地方看了,回来就要打我妈,幸亏外婆及时拦住。外公要去亲奶奶家去闹,妈以死要挟,外公想想闹出去也丢面子,就罢了。

  外婆边劝边骂我妈:你们不要脸,让我们老脸往哪搁?

  妈泣道:答应人家了怎么能反悔,我们谈朋友,你们又不是不晓得。

  人家风要是考上了,还肯娶你吗?

  风答应了的事,绝不反悔。

  等风考上了,还要等四年,

  我愿意等,

  你这不就等不及了,

  那也是你们逼的。

  舅舅说:就算这样也得嫁给周家,要不我就告那小子是强奸犯,

  妈反驳:你那话有鬼信,初中和高中的同学还有老师都晓得我们相好,风家能让你欺负。

  ”别吵了!”,外婆也气愤,是舅舅谈不上朋友,才连累了妈妈。

  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办法。一家人陷入沉默,似乎都在想辙。

  那天晚上,他们同学特意从学校回来给风爸带口信,说风爸和我妈都没去上学,班主任叫他们俩周二不能缺课,否则算旷课,所以风爸一早来叫我妈一起去学校。

  想不到舅舅见到就吼:

  你敢欺负我妹,我打断你狗日的腿,

  幸亏风爸让开了,外婆跑出来拉住舅舅,妈也出来护住风爸,劝风爸先去学校。

  妈让风爸带去请假条,风爸塞给了妈一张纸条。就这张纸条,坚定了妈豁出去的决心。

  妈想用不清白,先逼退周家,继续准备高考。过几天就回学校。过了两周,妈怀疑自己怀孕了,告诉了外婆,想叫周家彻底死心。

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过几天周家女儿就要嫁过来,外婆一家人很紧张,先稳住妈,出嫁的事且缓一缓,先把舅妈娶进门。

  舅妈娶进门后,姑嫂见面,妈叫舅妈一声:嫂子,舅妈应了一声:小妹。发觉不对,补了一句:过一个月,我也要叫你嫂子。

  妈这才知道:家里早已定了她出嫁(Meiwen.com.cn)的日子。

  妈已经打定主意,没有作声,想让舅妈帮忙,退掉这门亲,因为周家并不知道,妈身上发生的事。

  妈通过几天与舅妈的接触,觉得舅妈人不错,乘着与舅妈独处时,边谈心边把自己的事逐步透露给舅妈,舅妈虽然很同情我妈,但也想不出办法。

  妈说:这件事,我当你是亲嫂子,才跟你说,不能说出去。否则两家名声背不起,我什么也不怕,大不了就是一个死。

  只托你单独跟你哥说一声,一条路,退亲,就说不愿意娶;要不就过一年再娶,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孩子的姑姑和奶奶答应养这孩子。

  舅妈也是念过几年书的人,觉得不妥。

  跟我妈说:我们两家换亲,我都嫁进来了,怎么退呢?

  妈也觉得是,无言以对。

  舅妈继续说:这事,我哥明摆着娶了个二婚,等孩子生下来再结婚,那不让全村人笑话。你总得给两家人留个面子。我回娘家,把信带到,我哥不管肯与不肯,到时候再给你回话。

  后来是按照舅妈的意思,完成了那个换亲的形式。

  我妈想,这已经是一条死胡同,她与风爸的梦想,早就被家里人葬送了。唯一能为风爸做的,一是保全孩子,再就是让风爸顺利渡过高考。

  以我妈对风爸的了解,风爸承受不了这样的事实。风爸发疯是妈意料中的事,妈想给亲奶奶留几句话,让她事先有个心理准备。

  本来亲奶奶常来与外婆聊聊家常,因为毁约的事,两家人已经翻脸。一天亲奶奶去隔壁的叔外公家,大声说:你们娶媳妇没请我们就算了,月姑娘出嫁,我总要来喝杯喜酒。

  亲奶奶一是来打听究竟,二是想见见我妈。

  我妈听到亲奶奶说话的声音,就跑过去,塞给亲奶奶一封信,再三关照,这封信收好,不是给风的,并对亲奶奶说:我不管死活都是你家儿媳,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记得去学校,把这封信交给风的班主任,这封信能保风平安;如果风有什么事,让我二叔给我带话,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亲奶奶还没来得及明白怎么回事,妈跪下求亲奶奶:妈,不要让风知道这些事,亲奶奶忙拉起妈道:我前世修来的福份,有月姑娘这样好儿媳,那怕能做一天的婆媳,我也知足了。

  外婆见妈去叔外公家,也没追出来,听亲奶奶在里面说话的声音,碍于见面,就让舅妈去叫妈回去。

  妈事情交代好了,也就应声回去了。

  叔外公怕亲奶奶没明白妈交代的事,又把刚才妈交代的事逐一说了一遍,说:我家侄女为你家儿子,连命都不顾了,那封信千万别丢了,万一我侄女真的不要命了,这封信交给老师,能给你儿子保命的。亲奶奶千谢万谢后离开,一边往回走,一边抹泪。

  风爸背上有两颗红痣,亲奶奶说小时候没有,妈说:风爸有什么不开心或不舒服,妈就在他背上有红痣的位置上拍一两下,就好了,这是妈发现的。

  风爸痴病发的时候,妈去探望,妈把风爸拍醒,并且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亲奶奶,亲奶奶起初还不信,后来试了几次,果然灵验。

  亲奶奶奇怪,就请算命的帮风爸卜卦,还问了这两颗痣,算命先生说风爸是天生的情痴,生下来没有,十二三岁才长成,命中要过三个女人的关,除非遇见脐下有红痣的女人,才能一次情定终身。

  亲奶奶担心风爸还会疯,就还把这事告诉了妈,妈劝亲奶奶放心,别听人家闭着眼睛瞎说

  。话虽这样说,但妈确实一直担心风爸旧病复发。

  关于他们高中阶段的情况,也去他们的高中,见了风当年的班主任,也是云的数学老师。这位老人知道我们的来意。热情地让我们坐下,一边就说起来:

  这两个孩子是我遇到的最有灵气的学生,门门功课都好,那年分文理科,她俩扔铅角子定文理,第一次都是文,第二次都是理,两个孩子约好一文一理,第三次风是理,月是文。

  我是理科班的班主任,我想劝月也读理科,

  月说:我跟我们家风商量好了,要文理双全。

  我也疑惑,高中生那时怎么能公开谈恋爱,还跟老师这样说话。

  这位班主任道:

  这两孩子初中就是好朋友,且是恋人,初三时的班主任,也是他们高中的物理老师,初三那年找他俩谈过话,两孩子都不承认,除了学习上互相帮助,多说两句话,手也没拉过,见他俩平时上进,成绩又好,也没为难孩子。

  到了高一,有人反映她俩在课堂上打闹,我是他们的班主任,我把姑娘叫过来问,姑娘说风有点中暑,她给喂了点水,呛着了,在他背上拍了两下,谁看见了,大概误解了。我看姑娘大方诚恳,也没多追问。

  两孩子成绩优秀,我平时也多些关注。

  见两人关系确实好,从他们之间的举止和言谈上可以看出,不像别的孩子,男生女生之间忸怩拘谨,他俩大大方方,去食堂,有时会同进同出,有说有笑。有一次在食堂遇见他俩排队,低年级的孩子,恭恭敬敬让着他俩排先,食堂阿姨也招呼今天有鱼头,还多给他俩一勺鱼汤。他俩谢谢食堂阿姨,还向后面的学弟学妹点头致谢。

  我也奇怪,问那些小同学,为什么这样,有个孩子就回答:有时路上遇见他俩,也会向路两边让道,愿意跟在他俩后面,比看红楼梦电影还过瘾。

  他俩在全校都有好人缘,晚自习时,但凡有什么疑问去请教他俩,同班的,低年级的他俩都能不厌其烦,也没计较耽误了自己时间。

  有一次校长也找到我,说有老师反映这两个孩子公开谈恋爱,影响很不好,并且很多低年级同学还崇拜得不得了,叫他俩什么金童玉女,让我严加约束。

  我也向校长如实汇报:我也观察过他俩,两人学习、品德都很好,这是我遇到的少有的好学生。严加约束,理所当然,作为班主任,作为老师,总希望孩子好上加好。

  这次谈话后,校长也注意观察他俩,还跟我说,孩子确实不错,要多关心爱护,他俩是我们学校的娇傲。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主要责任还是姑娘的家长,观念陈旧,毁了孩子的前程,因为事发突然,我们做老师的也没介入,其实也无法介入,包办婚姻当时在农村还十分普遍。

  那几届学(MEIWEN.COM.CN)生,说起金童玉女,到现在还是羡慕不已,只是对结局有些惋惜。

  听了这些,旁边的蕾忍不住流泪,班主任继续说:他们那些同学,聊起来有的也是泣不成声。当天得知风发病月出嫁后,有很多小同学躲在角落里痛哭。

  这位班主任突然发现蕾好眼熟,问道:我怎么觉得你好眼熟,是那一届学生。

  蕾说:我是县中毕业的,我爸妈是你的学生,蕾起声向这位长者躹了一躬,我代表爸妈谢谢您!

  蕾说:我应该叫您一声奶奶。我就是他俩的女儿。

  妈说您对他俩爱护有加。爸复读高考时,也是您为我爸费了很大力气,

  班主任补充道:有的老师说风有道德问题,有的说风有精神疾病。我和校长认为道德问题,无凭无据,完全谈不上,如果有精神疾病,有医院说了算,当时学校送他去县医院作了专门体检,给出了健康证明。

  风恢复健康后,来学校复读报到,离高考只剩下不到三个月,他每周来学校两次,带几份资料和考卷回去,交了考卷再带新考卷回去癫痫的特性有哪些,考卷上写上做题的开始时间和完成时间。那年考上了重点大学,这也是我们预料中的事。

  ------梦醒

  关于一本诗集,风是这样说的:

  这本诗集我一直留在身边,我记得是月送的,具体是什么时间,我也记不清了。这本诗让我模糊了岁月,透澈了人性。记得初始阅读时,常有心被刺痛的感觉,我一直当它是疗伤的药,因为经常翻阅,包装纸也破烂了,漏出了素稚的封皮。有一天,包装纸脱落了,索性去掉包装纸,翻阅起来更清爽。原来还藏有扉页,上面有几行清秀的字迹:

  为了守住你我的诺言,

  我把少女的纯真给你,

  我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因为你是我心中最俊的少年。

  别了,棘,……

  愿你前程无限!

  -------永远爱你的莓

  落款日期就是那个周六,我们两人婚礼的前一天。

  这是月写在那本诗集的扉页。因为做了精心的包装,足足封存了十多年。

  就我们俩时,她是莓,我是棘,递纸条时,也签莓和棘。

  看到莓的留言,棘百感交集,那次两人婚礼,原是莓毅然决然的选择和安排。

  风像从梦中醒来,记起了那一连几天的事,也记起母亲曾经暗示过:月的女儿像风。如果那样的话,孩子应该有十四五岁了。

  儿子已经五岁多了,忽然想起旧情,且还有一个女儿,这也太让人匪疑所思!

  风心里也是五味杂陈,首先是想看她们母女,但这事得先告诉自己的妻子,他不想背着妻子做任何事。这如何跟妻子说得清楚。

  风的妻子雪见过这本诗集,见包装得细巧,问过:是不是大学里女朋友送的,风说大学没谈过,这本书一看就是经过女孩子手的,还缀着四颗心。风承认是高中的一位女同学送的。

  风经常翻阅,常用铅笔作些标注和翻译。有时还会译出两篇给妻子看,遇上喜庆的日子,也算有情趣的小礼物。

  风想给妻子一个交代,但三言两语也说不清,决定将这事前前后后写出来,向妻子坦白。

  花了一周时间把梗概写出了,找了机会给妻子看,妻子一口气看完了,眼框盈着泪,问:你怎么想起来的?

  风:就上周突然想起的,

  故事里怎么不让棘去看莓和女儿呢?

  棘在城里已经结婚,并生了一个儿子,儿子已经五岁了。

  棘,莫不就是您自已?!

  你还记得书橱里那本诗集吗,我经常看的,包装纸已经脱落了,

  我帮你重新包一下,

  那本书在书桌上,雪准备用包书纸给它重新包装,看到那几行清秀的字,也多半明白了。

  雪: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

  我早忘记了,

  这才多少年,你也太薄情

  了吧!

  那年我生了一场病,有很多与莓关联的事都忘了,象是有选择性的失忆。

  雪:你打算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雪:先打个电话问一下,

  我又不知道人家电话,

  雪:你傻呀,不能先打个电话,问问你妈呀。

  从风的母亲那里得知,那年女儿参加中考,问了月和女儿的境况。雪和风决定等女儿考完中考,去看月和女儿。怕影响女儿备考。

  有关棘的梦醒,他女儿蕾是这样叙述的:

  那一年蕾考上了县中,亲爸和城里妈妈来看我们。城里妈妈一见着我,就说我跟亲爸长得像。亲奶奶还悄悄跟我说城里妈妈,跟我妈读书的时候很像。

  雪妈把亲爸这几年的情况都跟我们说了,还把那本诗集的事详详细细地跟我们讲了。

  我妈说:当年风考上大学,要好的同学去他家,把他的学习资料,和一些闲书分了,我托同学问过,有谁拿了那本诗集,都说没见过,就怕风见了那留言,会犯旧病。多亏雪妺有肚量,一切都平安。

  雪妈拉着我妈的手,很有话缘。亲爸给我养父送了一块很好的手表,说是一点心意,还说了这么多年不容易的话。

  雪妈和亲爸是驾车回来的,邀我一道去城里过暑假,征得爸妈同意后,跟雪妈和亲爸去了一趟大城市。那年雪妈帮我家装了一部电话,说一家人可以经常通通电话。

  弟弟那时还小,对于突然有一个姐姐,还不太明白怎么回事,会缠着我问这问那。有一次,一家人去大商场,招来很多羡慕的眼光,有夸雪妈亲爸年纪轻轻,女儿这么大,有赞姐弟俩长得像的,有赞雪妈和我长得像姐妹的。

  平时雪妈和亲爸上班也很忙,只有周末或晚上有空一家人出去逛逛,或去饭店吃顿饭,我见很破费,希望不要铺张,雪妈开玩笑说:那也是你亲爸欠你的。

  亲爸不欠我什么,你们也不容易。

  大城市去过,我感觉陌生,尽管亲情让我感觉温暖和熟悉,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城乡差别有如此之大,我平添了一些疑惑,也许亲爸有一天能会告诉我。

  两周后我告别了那个,雪妈亲爸承诺也属于我的家,雪妈开车先送我回到亲奶奶家。雪妈当天就要赶回城里,我说来回有一天的车程,太辛苦!雪妈执意要赶回去,离开亲奶奶家,送到我家附近的路口,我们依依惜别,从此我也多了一份亲情的牵挂。

  随着与雪妈交往增多,我和雪妈无话不说,我妈就笑话我们像姐妹,说我不懂规矩。

  雪妈还告诉我:风爸的一个小秘密:风爸说甜就说比莓子还甜,说香就说比奶子还香;我问妈这是什么意思?妈说风爸有时是诗意的,要看他说给谁听,旁人不一定听得懂。

  我也把风爸背上有两颗红痣的秘密告诉雪妈,雪妈说她也见过,后来不见了,只有醉酒时,才现隐隐的两点红,亲爸有三高,雪妈管着亲爸,不许沾酒。我还发现了亲奶奶最想知道的(Meiwen.com.cn)秘密,雪妈脐下有一颗红痣。

  -----后记

  相悦、相许、相知、相爱、相守是完美爱情的五个阶段;但我的主人公,她们相悦相许相知相爱而不能相守;她们以天地为证星月为伴,完成了一次只有两人的婚礼,以少男少女的纯真,给爱情做出了丰美的祭奠,并以月的出嫁风的痴狂,窖藏了这段凄美的爱情。

  当风重拾月的留言,才恍然大悟:月为爱情奋不顾身。月一直担心风再犯痴狂,由于受月的点化,风旧病未发,而是大梦觉醒,且厘清了这五相的关系,将这段凄美爱情完整地向世人呈现。

  有一年,在莓子成熟的时节,蕾在那片莓蔓丛中,为这段故事立碑。碑的正面有:风中花月下雪六字,下面刻有一浮雕花冠,以百合缠枝纹为主体,缀满星星点点的小花。

  背面则以隶书体刻着:爱真不关风和月这首诗。

  每到春夏之季,总有些少男少女和年轻夫妻,给碑祭以鲜花。

  在冬季也有来沐风踏雪的,如遇山凹月下雪,更是怡情胜景。

  在当地,月成了爱神的代名词,风成了情圣的代名词。

  我作为这个故事的代笔,到此总算如释重负!

  谨以此向誓死捍卫爱情的月致敬!并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个故事本身,只不过是一朵微不足道的小浪花,但这个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是广阔而深远的,呈现这个故事的意义,也许就是,这是一个值得书写和记录的时代,而不是故事的本身。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ixnmv.com  藤原亮政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