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亮政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构造带 > 正文内容

克里米亚访古之旅―汗国遗址 泪泉与普希金

来源:藤原亮政网   时间: 2020-10-20

  —汗国遗址泪泉与普希金
  
  八月初的一天清晨,当第一缕金色的阳光透过车窗的时候,我们这支来自不同国度客人组成的临时旅游团队已经踏上了寻访克里米亚汗国遗址的访古之旅。
  
  白色的旅游车驶出了克里米亚半岛雅尔塔城区,沿着海岸线上蜿蜒的沥清路向西疾驰,不远处的黑海波光粼粼,波澜不惊,偶尔还能望见三、二只小帆船在航行追逐。
  
  旅游车渐渐驶离了海岸,往北沿着树林间的公路盘旋而上,开往
  
  克里米亚山脉深处的腹地。旅途中,导游娜达莎小姐用俄语向我们讲述着往昔那遥远的岁月里,克里米亚汗国的轶事,而儿子则坐在我身旁即时轻声翻译给我听。
  
  当年,成吉思汗及其子孙的铁骑横扫千军,所向披靡,经过多年征战,建立了幅员辽阔、横跨欧亚的草原帝国——大蒙古帝国,其中,包括成吉思汗孙子拔都的金帐汗国。后来,金帐汗国分裂为几个小汗国,克里米亚汗国就是其中之一。它的疆域东起顿河下游、西至第聂伯河下游,南北幅员亦辽阔。汗国始建于公元1430元,1783年被俄国吞并,存在了三百余年。三百余年间,这些蒙古人曾威震基辅罗斯和莫斯科公国,欧州大地也为之颤栗。克里米亚汗国后来臣服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成为其藩属国,与俄罗斯帝国进行了长期的争战。汗王格列及其家族是虔诚的穆斯林,因此该汗国从建筑到习俗无不带有浓厚的伊斯兰色彩。
  
  汗国要塞遗址
  
  车行至一大山脚下,已无公路可北京市大兴区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去,导游告诉大家,陡峭的山上就是当年汗国要塞遗址。我们弃车登山,经过艰难跋涉,终于登上了海拔�s八百多米的山顶。要塞雄居山颠,出乎我的意料,山顶虽怪石嶙峋,却甚开阔,萋萋荒草间,随处可见石灰岩块砌的断垣残壁,那是昔日的宫殿、塔楼、城堡、清真寺、防御城墙的遗迹,如今“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山上有不少天然洞穴和人工开凿的山洞石室,大小不一,有的山洞幽深莫测,系供藏兵储粮之用,还有数个巨大的储水池。遥想当年,汗国危急存亡之秋,这里成了战时之都,屯兵上万,凭险据守,拒敌于国门之外。
  
  环顾山顶四周,除了我们来时攀登的一道狭窄的关隘,其余多为千仞绝壁,形势险要,固若金汤,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入”。这里的地形,颇像我们重庆合川曾令蒙古大军损兵折将的钓鱼城,不过比钓鱼城更高更险峻,在今日想攻克此地,殊属不易,拭想在冷兵器时代,要占领此铜墙铁壁战略要地,恐怕难于上青天,我不禁暗暗钦佩成吉思汗子孙们的军事才干。
  
  历经风雨剥蚀,岁月苍桑,山头上唯一残存的完整地面建筑是一间伊斯兰风格的平顶小石屋,门前刻有阿拉伯文字,屋内有一口大石棺。导游说,那是汗王一位心爱的公主的灵柩。当年,山下土耳其军队围困万千重,伤亡惨重,久攻不下,进退两难;而山上粮秣也渐感不足,双方僵持不下。公主置生死于度外,临危请命,下山赴敌营谈判,终令敌撤退,拯救汗国于危难之中,受到臣民的敬仰热爱。后来,公主不幸病逝,被隆重安葬在这高山之颠,她可以永远俯瞰山下克里米亚那雄浑苍凉的土地,可以遥望东方癫痫日常注意什么?故乡那广阔无边的蒙古大草原了。
  
  如今,山下还散落着一些鞑靼人聚居的村落(欧州人称当年蒙古人的后裔叫鞑靼人),偶尔还能见到他们的清真寺。
  
  故都巴赫奇萨赖•泪泉与普希金
  
  参观完汗国要塞遗址,我们继续着访古之旅。车行约一小时,大家来到了克里米亚河谷的巴赫奇萨赖镇(巴赫奇萨赖,系波斯语,意为“花园之宫”),小镇如今约有二万来居民,多为穆斯林及乌克兰人。十六世纪初,汗国局势稳定,外无强敌,内无隐忧,迁都于此,并新建了可汗宫。
  
  汗王宫占地约四公顷,绿树成阴,鲜花盛开,泉水叮咚,游人如织。它由谘议厅、后宫、喷泉花园、几座清真寺以及可汗墓园等几部份组成。高耸的清真寺尖塔,雕花的门廊,伊斯兰的新月图案……使整个汗王宫呈现鲜明的东方伊斯兰建筑风格。汗王宫的建筑多为二层,远谈不上高大雄伟,但结构繁复精巧,也不失皇家气派。有的房间现辟为克里米亚历史和考古发现的展室,引来游人和专家学者的关注。
  
  汗王宫内声名远扬,最令人神往的,是喷泉花园一角的“泪泉”。它是由一块巨大的长方形汉白玉雕刻而成的,试样别致,上方呈拱门状,刻有阿拉伯文。碑体靠中心位置有一泉眼,泉眼下是七层云朵般的石头托盘。洁净的泉水从泉眼缓缓涌出。酷似两行清泪,第一层托盘蓄满后自行下溢,又第次滴入第二层,第三层托盘……,汩汩的泉水长流不息,仿佛是可汗悲伤的泪水,在诉说着无尽的哀思。
  
  这里流传着一个凄美动哪些原因会导致老年癫痫病?人的传说。
  
  相传基列伊汗王是个暴君,专注征伐,爱江山远胜爱美人,从未把任何女子放在心上。俗话说,虎毒不食子,而他却杀死了自己的几个儿子,只为担心他们将来与自已争夺汗位。在一次战争中,士兵俘虏了一位绝色的波兰郡主玛丽亚,汗王一见倾心,将她紧锁深宫。而郡主每日以泪洗面,哭泣不已,竟让铁血汗王顿生怜爱、柔情似水,引得失宠的汗王妻莎莱玛妒火中烧。后来玛丽亚不幸憔悴而死(另一说法是被汗王妻毒死),香销玉殒,基列伊悲痛欲绝。1764年,他命建
  
  筑师在宫中花园里为深爱的郡主建造一座纪念碑,以寄托哀思。他说“要让我的泪水在石头上永远流淌,就像我那颗哭泣的心”。于是,一座“流泪”的喷泉便这样诞生了。
  
  在泪泉的前侧,如今还放置了一尊普希金的黑色大理石头像,诗人久久凝视着这永不枯竭的泉水,仿佛正构思着不朽的诗篇。
  
  1820年秋,普希金受沙皇迫害流放南俄,特地专程造访巴赫奇萨赖。当时克里米亚汗国已为沙俄吞并,江山易主,末代汗王也被砍下了头颅,身首异处。王宫荒芜、宫墙坍塌,只有见证了汗国荣辱兴衰的泪泉,仍在不停的呜咽,似乎又新添了汗王家族国破家亡的深沉悲哀。目睹满园凄凉,诗人触目神伤,伫立良久。此前,还在彼得堡时,普希金就曾听到这一哀惋悱恻的传说,并被它深深打动。于是,他摘来两朵玫瑰,放置在泪泉的碑顶,以示对不幸的玛丽亚深深的同情。此后,普希金以这个传说为题材,创作了脍炙人口的长篇的抒情叙事诗《巴赫奇萨赖的泪泉》癫痫哪个医院治疗?以及同名短诗。也有人说,此诗也是普希金献给他的情人波托茨卡娅的。诗人写到:
  
  “爱情的泉啊,生动的泉!
  我给你带来了两朵玫瑰。
  我爱你绵延不绝的絮语,
  爱你诗情一样的眼泪。”
  “在那个地方,这古老的故事
  常在年轻的姑娘中流传。
  她们都为这凄凉的纪念物
  取个名字,称它为泪泉。”
  
  ……
  
  我们参观的时候,仍能看到泪泉托盘上放着两朵鲜艳的玫瑰,那是如今参观者为缅怀不幸的郡主,也缅怀杰出的诗人而放置的。
  
  1934年,长诗《巴赫奇萨赖的泪泉》被苏联的艺术家改编成了经典芭蕾舞剧《泪泉》,搬上了舞台,泪泉的故事也伴随着芭蕾舞翩跹的舞姿和美妙的乐曲传遍了全世界。
  
  当我离开巴赫奇萨赖的时候,我的眼前似乎还浮现出当年成吉思汗及其子孙的金戈铁马“铁骑突出刀枪鸣”,叱咤风云、纵横天下的壮观场景;我的耳畔似乎还响着那穿越时空永不消逝的,清脆的泉水叮咚声。
  
  后记:几年前,我远赴乌克兰探亲,有幸去了克里米亚的雅尔塔一游。在雅尔塔参加了当地的旅行社组织的‘克里米亚汗国遗址访古游’.事后,写了一篇游记草稿,搁置至今。现在拿出来作了简单修改,补充了照片,寄给贵刊,恳请指正。
  
  2012年春修改
  
  重庆杨家坪中学 赵定华

上一篇: 游南太行之天界山

下一篇: 深交浅往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ixnmv.com  藤原亮政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