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亮政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构造带 > 正文内容

[新传说] 送走父亲

来源:藤原亮政网   时间: 2021-10-06

  在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一位病人已经处于弥留之际了,但家属却迟迟没来。

  院方多次催促后,总算来了位秘书模样的人,这人气喘吁吁赶到医生办公室,说:“对不起,我们陈总真的很忙……”

  主治医生扬扬手,没让来人再说话,他带着来人到重症监护室,指了指身上插满管子的病人,说:“老爷子很难捱过今天晚上了,家属再不来,最后一面也见不着了,就是再忙,也得送老爷子最后一程吧?”

  秘书连连点头,然后走到病房走廊,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说:“陈总,老爷子捱不过今天晚上了,你快过来吧。就算公司真的垮了,你也甭管了!这么大一家癫疯病能工作吗国企,你接手才几个月?老爷子只有你一个亲人,他提着一口气,等的就是你来呀……”

  秘书打好电话,又站了好一会,这才摇摇头,离开了医院。
  
  约摸半个小时后,秘书又急匆匆赶到医院,跟在他后面的是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这年轻人气度不凡,一身成功人士的打扮,他坐到病床边,对着老人轻声呼唤:“爸,爸!”

  喊了好几遍后,病人终于有了些反应,费力地想睁开眼睛,但他实在太虚弱了,最后只是眼皮动了几下,没有睁开,又颤巍巍地抬起一只手来,年轻人见了,急忙伸出两只手,紧紧地捧住父亲的手,眼泪一颗颗滴在老人枯瘦的手上。
<小孩癫痫的诱因有哪些br>   秘书的眼睛跟着也湿了,他悄悄退出房间,轻轻关上了病房的门。

  年轻人坐在父亲的病床边,把老人枯瘦的手贴在自己脸上,不时跟父亲说些话,如果看到父亲的嘴在动,就把耳朵贴上去,一边还“唔唔”地应着,他手上拿着块洁白的手帕,不时擦拭着老人眼角的泪水,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在老人的耳边哼起摇篮曲,随着摇篮曲舒缓轻柔的旋律,年轻人的眼泪一颗颗落下来,落在老人干枯的脸上……

  年轻人就这样陪了老人一整晚上,老人是在黎明时走的,走得很安详,脸上是心满意足的神情。这位年轻人一直等到父亲的手完全变冷了才慢慢松开。他站起身,走出病房门,看到守在门口的卡马西平片一盒多少钱秘书,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可怜的老人,他走了!”

  秘书从包里抽出三百块钱,递给年轻人,年轻人看了看,没接,反而问道:“怎么才三百块?”

  “昨天说好的呀!”

  “昨天你没说要陪他一整夜,陪着老人的时候,我想起自己父亲走的时候,我没陪在身边,我是真的把他当成我父亲,流了好多泪,老人一定以为陪他的就是他儿子,这才心满意足地走的。”

  秘书叹了一口气,又从包里抽出两张百元钞票,递给这位年轻人。年轻人接过钱,转身要走,突然,一个人直冲过来,与年轻人撞了个满怀。这个人顾不得给年轻人道歉,只是压低声抗癫痫药物有哪些音,冲着秘书吼道:“我爸呢?我爸在哪?”
  
  秘书摇摇头,推开重症室的门,指了指安详地躺在床上的老人。

  这人冲过去,伏在老人身上号啕大哭:“爸啊,您怎么走得这么急,就不等等儿子啊……”

  秘书在旁边对着老人深深地鞠了三个躬,说:“老爷子,不是陈总不想来,实在是这场谈判关系到我们企业的命运。那几个谈判的老外订的是第二天的飞机,因为价格一直谈不拢,陈总硬是拉着他们又谈了一个晚上。他争的不是几个钱,是国家的利益和几千号人的饭碗啊!您的在天之灵知道了,也会为这样的儿子骄傲!”(故事会在线阅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ixnmv.com  藤原亮政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