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亮政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构造带 > 正文内容

[中篇故事] 叛徒

来源:藤原亮政网   时间: 2021-10-06

  1。亲眼目睹
  
  1944年,国民党某部的一个连队官兵,已经与日军激战多日了。这会儿,队里的王子枫正蹲在掩体的后面,生起一堆火来。火苗刚蹿起来,就听见一个恶狠狠的声音:“生什么火!你怕鬼子不知道你的位置是不是?过会儿一炮就把你轰上天了!”
  
  不用抬头,王子枫也知道是谁,一排二班班长刘子德,一个流里流气的老兵油子。据说这家伙当了五年兵了,跟他一起入伍的兵少数几个当了军官,绝大部分牺牲了,他居然平平安安地一直在当班长。
  
  来到这个部队第一天,王子枫就看不起他,这种老兵油子他听人说得很多了,打仗先往前冲,枪一响就趴地下装死,等战斗打得差不多了才爬起来,要是打赢了就一起庆功领赏,打败了就跟着败兵一起逃窜,最大的本事就是活命。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连长却偏偏让他照顾自己。
  
  王子枫多希望自己能跟在连长身边啊。连长叫方自成,正牌的黄埔军校毕业生,总是那么足智多谋,枪法神准,几乎是全连弟兄们的偶像。听上面说,他升营长是指日可待的事。王子枫投笔从戎以来,作为情报员一直在部队里被重点保护,这次突围,上面特意把他交给最放心的方自成,但方自成却把他交给了刘子德,他告诉王子枫:“你是咱们团的宝贝,脑子里记着全套的密电码呢。论打仗刘子德肯定不如我,但论保命的经验,十个我也不如他。你记住,他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或者说,他怎么做的,你就怎么做,保证你能活下来。”
  
  想到这里,王子枫看了看刘小孩抽搐的解救法子德,没好气地说:“别说得那么邪乎,咱都退到这儿来了,就剩十几个人,鬼子还用浪费炮弹?你看看这地势,后面是悬崖,剩下三面都被人家包了饺子,如果援兵不到,咱们被消灭也就几个小时的事。再说了,你以为我是想取暖吗?”他不屑地看了刘子德一眼,从怀里掏出文件,开始一张张放进火堆里。这些都是机密文件,万一他落到鬼子手里,这些文件可不能一起落到鬼子手里。
  
  刘子德咂咂嘴:“看不出来你还有点心计,不过你烧了那玩意也没屁用,都在你脑子里呢。你要落到鬼子手里,估计还是得吐出来。”
  
  王子枫感觉受到了侮辱,涨红了脸说:“放屁,我绝不会当叛徒!”
  
  刘子德讥笑道:“这话我听得多了,真的硬骨头可没见几个。你是不知道鬼子有多狠,跟他们比起来,千刀万剐都算是最舒服的了。”
  
  王子枫呸了一声:“好像你见过似的!”
  
  刘子德哼道:“老子当然见过,老子从鬼子炮楼里跑出来的时候,你还在学堂里喝墨水呢!”
  
  王子枫疑惑地看着他:“你在鬼子炮楼里干什么?”
  
  刘子德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也呸了一声:“关你鸟事!”转身走开了。
  
  王子枫的文件快烧完时,连长走过来了,他一边鼓励着弟兄们,一边向着火光走来。王子枫站起来敬礼,方自成拍拍他的肩膀:“刘子德跑哪儿去了,我不是让他不能离开你吗?”
  
  王子枫说:“连长,刘子德进过鬼癫痫病人可以吃补钙药吗子的炮楼,您知道吗?”
  
  方自成一愣:“你知道这事?他平时都不说的,他原本是被伪军抓的壮丁,后来我们打鬼子的炮楼,他就起义了,从那时起就干国军了。”
  
  王子枫哼了一声:“还挺会见风使舵的。”
  
  方自成笑了笑:“你对他有成见,他虽然是老兵了,可并不是贪生怕死的人,打仗有办法,不蛮干。”
  
  王子枫刚想说话,刘子德忽然在远处喊了一声:“妈的,什么人?”然后就是啪的一声枪响,接着枪声大作。
  
  刘子德跑回来喊:“妈的,老子撒泡尿的工夫,就看见远处有人影鬼鬼祟祟地往上爬,小鬼子摸上来了!”说完两脚踩灭了火堆。
  
  连长抽出腰间的手枪,想了想又插回去,抄起旁边的一把步枪,大喊:“弟兄们,鬼子都戴着钢盔呢,瞄准钢盔上的反光打!”
  
  顿时,各种枪械的声音响了起来,夹杂着手榴弹的爆炸声。连长和刘子德一左一右夹着王子枫,连长的枪就没停过,几乎每一声枪响过后,都能听见一声打在钢盔上的声音,然后一个鬼子就倒下了。刘子德没有那么准的枪法,却更有经验,他端着枪等着,专等手榴弹爆炸的一刹那借着火光开枪,或是看见敌人枪口的火光一闪时,借此冲着火光的位置开枪。
  
  激战了足足一夜,打退了鬼子的五次冲锋后,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鬼子终于暂时停止了进攻。连长爬起来在战壕里巡视,这才发现,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其余的弟兄都已经牺牲了。连长扔下步枪,癫痫用什么方法比较好开始搜集弟兄们手里的武器和子弹。刘子德被一颗流弹打伤了胳膊,一边包扎一边骂骂咧咧的。王子枫最后检查了一遍身上,所有的文件都已经烧了。援军还没有到,看来是在劫难逃了。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当枪声再次响起时,王子枫睁开了眼睛,眼前是黑洞洞的枪口,他大吃一惊,刘子德冷冷地说:“兄弟,别怪我,连长把你交给我时就说过,如果保不住你,也不能让你落在敌人手里。”王子枫向连长看去,连长正在聚精会神地开枪,看也没看这边一眼。王子枫点点头:“我明白了,你开枪吧。”
  
  刘子德抬起头看看越来越近的鬼子,忽然叹了口气说:“算了,老子不想脏了自己的手,身后就是悬崖,你跳下去吧,没准还有一线生机。”
  
  王子枫冷笑一声:“有狗屁生机,真有生机你第一个就跳了。”
  
  刘子德也不否认:“至少你还有个全尸,死在这儿,一会儿鬼子还得给你补上几刺刀。”王子枫想想也是,不再搭理他,向悬崖边走去。
  
  鬼子已经压到阵线前很近了,连长机枪和步枪里的子弹都打光了,他拿着手枪靠在战壕下,看着王子枫走到悬崖边上,也没说什么。刘子德的子弹也打光了,他看着逼近的鬼子,忽然凑到连长身边,说了几句。因为离得远,王子枫听不清,但他能看见连长摇头。突然,刘子德跳了起来,手里举着从身上脱下来的白褂子,大喊:“投降,别开枪!”像是怕鬼子开枪,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有情报!”
  
  王子枫大怒,就在这时,刘子德已经跑出了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排名战壕,跑到了鬼子堆里,然后,王子枫眼睁睁地看着连长举起了手枪,只一枪,就把刘子德打了个穿膛。鬼子们哇哇大叫着冲上来,连长又打死了两个鬼子,然后冲着王子枫大喊一声:“跳,否则我毙了你!”王子枫还在犹豫,连长抬手就是一枪,子弹擦过王子枫的脸颊,王子枫浑身一抖,一头栽下悬崖,他最后一眼看见的,是连长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然后他听见了呼呼风声中传来的枪声。
  
  2。永不忘记
  
  王子枫醒过来时,全身都被绷带绑得紧紧的,但仍然像散了架一样剧痛不止。队医告诉他,他已经昏迷三天了。当地打柴的老乡在山谷里看见他挂在树冠上,把他救了下来。王子枫着急地询问连长,队医告诉他,援军赶到时,鬼子已经走了,连战场都已经被老乡们打扫过了,连长牺牲了。全连除了王子枫,无人生还。所有人都已经作为烈士上报了。王子枫激动地喊:“不全都是烈士,还有一个叛徒!刘子德是叛徒!”
  
  一个多月后,王子枫痊愈了,他带着一身的伤痛回到了跳崖的地方。由于战斗激烈,很多尸体都是残缺不全的,老乡们挖了一个大坑,把所有战士的遗体都埋进去了。王子枫恨不得挖开大坑,把刘子德从里面拽出来,他不配和弟兄们安眠在一起。当然,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不愿意打搅其他弟兄。但他也没有让刘子德滥竽充数,根据他的叙述,上级取消了刘子德的烈士身份,打入了待甄别名册里。王子枫质问为什么不定为叛徒,上级告诉他,因为没有任何其他的证据,他一个人的口述不足以把刘子德确定为叛徒。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ixnmv.com  藤原亮政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