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亮政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风无赖 > 正文内容

眉间有痣的男人-百姓故事-

来源:藤原亮政网   时间: 2021-11-25

  一

  我是在十七岁那年认识他的。其实也不算认识,因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将我从水里捞上来,说:“只有笨女孩才会在大冷天洗冷水澡,下次再这样,我可没有机会再捞你起来了。”

  他转身离去,我只来得及看清他眉宇间的一颗痣。

  谁想在大冷天洗澡呢?我是在自杀,你明白吗!你做了一件错事,不是好事。我在心里说。

  然而,他走远了。

  自杀的原因有许多:青春期的悸动、很差的学习成绩、相貌平平的长相及老妈成天的唠叨。它们加起来,让我没有活下去的希望,用老妈的话讲:这一辈子只是个做营业员的命。

  所以我一时想不开,就跳进河里了。没想到却遇上一个多事的男人,像捞挂面般将我捞起来。

  老天无眼,这世上有许多人想活却活不下去,有许多人想死却总死不了。我突然不想死了。

  浑身滴着水,我怔怔坐在河岸的沙地上,竟有点恋恋不舍地望着男人的背影。他是一个见义勇为的人,所以他应该是一个能够保护自己女朋友的人;他是一个只求付出不求回报的人,所以他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心地善良的男人。要是我有这么一位男朋友,一定舍不得自杀。

  这只是故事的开始。十七岁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上了他,将他留在了记忆中,如果命好,或许可以再次遇上。

  二

  我对老妈说:“我不想复读了,我要去当营业员。”老妈没有反对。她知道我如果复读,只会将脑袋读得更笨,再说,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我早点儿找份工作,大家就早点松口气。

  我卖了一年的服装,老板娘很苛刻,工资低提成也低,一个月的工资还买不起一件自己卖的中档服装。我很羡慕那些进店选衣服的淑女,她们漂亮、大方、有钱,相比之下,我什么都不是。

  我不卖服装了,改卖化妆品。这是让自己变得漂亮的第一步。

  送货的是位很阳光的男孩,他常常跟我开玩笑。一来二去,我们很自然地谈起了恋爱。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就这么简单。

  同羊癫疯是什么原因?事都说我们很般配。的确,我与他一起很快乐,成天无风无浪的样子。我才十九岁,嫁人还早,先谈谈恋爱试一试水深水浅也不错。

  但仅过了四个月,生活就起了风浪。他对我不再细心体贴,甚至在我加班后也不来接我了,让我自己坐车回家。天,他明白一个女孩子在夜晚走路的寂寞与害怕吗?虽然我不靓丽,但毕竟青春无敌啊,这样的清纯,多多少少还是惹人注意的。

  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移情别恋了,但由于我没有经验,拿不准,期期艾艾错过了许多次机会才逐渐肯定了他的冷落。

  我去找他,带着哭腔说:“你为什么不理我?”

  他回答:“我在努力对你好。”

  努力?瞧他的样子,好像是在努力克制对我的厌恶。我仰起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老实告诉你吧,我一直没有爱过你,这四个月来,我一直没有忘记我的前任女友,我发觉自己离不开她。我们分手吧。”

  我哭起来。原来以为他是移情别恋,现在才知道他是移情旧恋。为什么不喜欢我却偏装出喜欢的样子?既然装出了喜欢却又不好好对待?

  我突然间想起了那个男人的背影,及他眉宇间的那颗痣。抹了抹眼泪,心里一声叹息:第一次试水深水浅,却遇上了一个没心没肺的人。

  如果那个男人是我的男朋友,他一定不会欺骗我。

  昏头昏脑找到一起卖化妆品的好友兰,她大我三岁,正热恋着,准备年底结婚。听她讲男友很不错,事业也有成。我有些酸,说当然啦,你年轻又漂亮,温柔又淑女,根本就是那些小王老五们追逐的对象。

  她一脸幸福,说哪里哪里,其实生活总会有真爱的,只要你相信,同样也能找得到。

  听了她的安慰,我恢复了点自信心。

  三

  化妆品卖腻了,我想提高自己的层次,以创造更美好的将来,就辞了职,进了电脑培训班,然后又学习文秘。一年之后,我进了一家公司,做起了秘书工作。

  与卖化妆品相比,这算得上是白领阶层,尽管薪水高不了多少,但起羊癫风能冶好吗码在环境上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我每天打文件、送文件,忙得就像总理。

  一天,我打好了一份急需的会议文件,匆匆拿去复印,刚出门,一头撞在一个男子身上,文件洒落一地。他帮我捡起来后,我们就从此认识了。

  他的公司与我的公司在同一个写字楼,面对面。不过由于没有业务关系,职员们都是老死不相往来,能够交流谈恋爱的机会极少,发生得比较多的,还是本公司内部的办公室恋情,大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味。我与他恋爱,算是吃了一只不大不小的螃蟹。

  他是一般的职员,长相与我也相配,唯一的优势是家庭条件比较好。我二十二,他二十六,都到了结婚的年龄。半年之后,他不想再拍拖,很认真地说你上我家见见我的父母吧。

  我有点犹豫,这就要结婚了?它没有韩剧里的大起大落,也没有港片里的悲喜交加,甚至连一场在雨中哭着追逐的画面都没出现过。

  但最终一想,这是一个老实得近乎芹菜的男子,虽然他不能让我这辈子大富大贵,但一定不会让我饿着冻着,以我的条件,这样的结局也算得上是轰轰烈烈了。我点点头。

  没想到,又发生了意外。

  他的家人一点都不喜欢我,嫌我太幼稚,嫌我长得不可爱,总之,没有好脸色。

  我找他哭诉,他很为难:“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就多让让吧。”

  “让?就这样让一辈子?”

  “那你要我如何?”他有点生气。

  我一时也想不出让他如何的办法,于是开始了冷战。

  上街竟意外遇上了兰,自从我辞职后再没看见过她。她的肚子骄傲而夸张地挺起来,我惊讶地说:“这么快就要做妈妈了?”她一脸戚色,说马上就要临盆,老公却出差在外,也不打电话回家,这段时间他变了许多。

  我安慰她,说男人大约都是这样,开始很珍惜,后来就腻了。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又想起了那个眉宇间有痣的男人。如果是他,一定舍不得离开快做妈妈的妻子,也一定不会让家人去瞧不起自己的女朋友,他会温柔地保护好我的。

  可是,他现在在难治性癫痫开颅手术后还要继续服药治么?哪里?

  冷战打了近两个月,我与第二任男友终于分了手。结婚是大事,我不愿意就这样将自己嫁到一个敌视我的家庭。

  四

  万事都有定数,事不过三是中国的传统准则,我相信第三次遇上的爱情,一定会让我满意。

  果然,公司从外地调来一名很年轻的主管,各方面条件都非常优秀,追求他的女孩子排成队,但他却偏偏将绣球抛给了我,让我眩晕了好一阵。

  怎么会这样呢?我不敢相信。

  他说我心地善良,有气质。我不明白这话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但我的确无法拒绝他的示爱,这样优秀的男人,用聚光灯也难找。

  他真的对我很体贴,不只细心,而且专一,让我幸福得如生活在童话故事里。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他在外租了间房,让我搬去与他一起住,说再等一年就买新房。

  我当然去了。感情是得投资的,这样的男人是潜力股,值得。

  又过了半年,在陪男友上街的时候,又遇上了兰。她正疲倦地追着一个一岁多大的男孩,那应该是她的儿子了。

  我问她过得好不好?她一脸茫然,显出苍老来,轻轻摇摇头,说老公在外有了一个女人,已离开家两个月了,钱也没拿一分回来。无奈之下,她只好搬回父母家住。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抬头望了望身边的男友,他的目光正显出同情。我很庆幸自己遇上了一个好男人,不像兰,遇上了一个不负家庭责任也不真心爱她的伴侣。

  他与那位眉宇间有痣的男人相比,哪个更优秀呢?我突然有了好奇之心。然而我无法做出比较,唯一知道的是,他们都是好男人,一生只遇得上一次。

  就在我准备嫁给他的时候,一个女人破坏了我的好事。她找上门来,堵着门口骂他:“难怪你要求调离,原来是重新找了个不要脸的婊子。”

  他一脸惶恐,不敢回答。我气冲冲质问:“你是谁?”

  她理直气壮说:“我是谁?我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你要不要看结婚证?”

  我很为自己羞耻和生气。还以为自己遇什么是额叶癫痫病上了一个阿里巴巴宝藏,什么“芝麻开门”,现在我看来,却是“笨蛋开门”,而我这个笨蛋,就真的为他开了一年半的门。

  我气得住进了医院。冷冷清清的,没有人来看望,我的心也开始变得与兰一样苍老,才二十四岁,看上去就像四十二岁。

  我的生活从此过得无精打采。或许这个世上,真的没好男人,剩下的唯一的一个,在我十七岁的时候就从身边溜走了。

  五

  楼下路边有一个大众餐厅,去吃饭的人大都是城市里的低收入者。我平时很少去,倒不是瞧不起,而是不习惯里面各种气味混杂的氛围。

  这天下班晚了,我恹恹地从餐厅门外走过,突然一个男人撞上我的肩膀,他也不道歉,径直进了餐厅。谁这么没礼貌?我垂下眼睛,是一张略熟悉而遥远的脸,更令我吃惊的是,他的眉宇间竟然有一颗黑色的痣。

  我的心一阵狂跳,只觉得天旋地转。是他,这个让我苦苦等候苦苦寻找了七年的男人。

  他显然忘记了我,走到餐厅一角坐下。我跟进去,选了个背对的位置,手心冒汗,思考着下一步怎么走。

  只听他大声吩咐伙计,点了几样平常的菜,说老婆今天过生日,到这里来小酌一下。

  菜上齐了,老婆却没来。他不再等,倒了一杯酒。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女人急急的脚步声,他喝道:“贱相!死哪里去了?”女人委屈地解释:“儿子有点感冒,才带他去了趟医院。”

  他不再问。女人换了语气,高兴地说谢谢你还记得我生日,很感激的样子。

  我在一旁听着,突然泪如雨下。因为我分明听出了女人的声音,正是兰。

  这个世界,在我的心里美好地转了一圈,就回到了最初的地方。那一年,那一次的落水,那一位眉宇间有痣的男人,竟成了梦里最不可求的东西。或许,一个女人在一生之中,有些男人只能够遇上一次,不可遇上第二次,否则,梦便会醒,心便会痛,而爱情,也将坠入无底的深渊。

  我低着头,默默走出餐厅。外面的世界很热闹,也很宽广,然而,我不知道究竟应该往哪个方向走。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ixnmv.com  藤原亮政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